拾。貳。萬

不曉得十二萬台幣對大家來說是什麼樣的數字? 是要戰戰兢兢上班許久才領到的薪水,或是下注一場世足決賽就能贏來的easy money?

以我來說,這錢還真是不少 – 可以支付兩個小孩三個月的保母費、或是抵擋兩個月的房屋貸款。 有趣的是,就在六月到七月中的這幾十天內,我有兩把牌局,輸贏剛好都是這個數字!

六月下旬的某個禮拜三下午,正在睡午覺的我,接到揪局專家兼撲克好(損?)友的 V大哥來電: “我跟你講,待會有一個超好的200/400局,桌上有四個不會打的老闆! 因為你上次輸很多,這次特別幫你保留位置,超正EV的,要不要來? 記得帶現金來,因為這桌要打全現金,六點準時開打!”

這樣啊…..衡量了一下身體狀態、頭腦是否清晰? 確認OK,便起身去銀行搬了三疊有封條的現金,準備開戰!

牌局真正開始已經接近晚上七點半,桌上有好幾位沒見過的中年大叔,年紀應該都超過五十歲吧! 遊戲開始的盲注卻不是200/400,而是200/200 全盲! 第一次接觸台灣特有的全盲結構,也就是每個人都必須要出兩百元的盲注! 剛起桌有七個人,等於底池內已經有$1400的死錢,再加上翻牌後的加注都是一千起跳;實際的牌局大小應該等於300/600吧!

如同預料般,大叔們每個幾乎都非常的loose-passive,我採取的策略也非常的簡單,就是 只有價值下注,沒有詐唬。雖然打得有點孬,一直到晚上十點多,小贏兩萬,也就是桌上有十二萬。 坐我正右手邊的是一個六十幾歲的阿伯,大家叫他陳董;我之前有跟他在別的場子遇過,不過沒有特別的交手經驗,只知道他是能把draw打的aggressive的玩家。

九人桌,陳董在UTG+1 open $1000,我低頭一看、AhKc,丟了四張藍色鈔票到底池中(加注到$4000),這是他最近20分鐘內第二次被我3bet,毫無意外地跟注。

Flop Ac 5d 6c,陳董check,我cbet $5000,被check/raise到$15000!

我想了一會兒,認為他的line很像是在買牌,便跟注一發,等到Turn再決定該如何打。Turn Th,底池三萬出頭、陳董只用了三秒時間,用台語講: “偶搬(五萬)!”

有趣阿…..在Turn overbet是什麼意思呢? 很明顯的,我已經沒有fold equity,必須在這邊決定要棄牌或是All-in!

.

.

.

我把剩餘的一百多張小朋友們推向底池,宣告All-IN! 陳董完全不理會我,只顧著自己刷刷刷的數著鈔票、準備跟注…..幹,此時的我開始覺得好像有點不太妙……

雙方開牌,陳董拿7c 8c,我鬆了一口氣,對上他的牌,我大約有70%左右的贏面! 我跟陳董都從座位上站了起來,牌桌上所有人也都七嘴八舌的說誰有幾趴幾趴云云,都在等待dealer派發最後的河牌。Dealer看著我們: “我要發喽!”

River 一張黑色的牌、我還沒看清楚,因為被dealer的手給擋住了,但我聽到大家: 歐~~~~~~~~的一聲: 是 9c

陳董又中花又中順,簡直就是該他拿這二十四萬的底池不是嗎!? 還有人在那邊講有沒有同花順?……幹 林北最好是還想聽你們在那裏廢話……

AK

從贏兩萬立馬變成輸十萬,這感覺還不是普通的糟糕。看了看時間,已經晚上10:40,我設定了11點的鬧鐘,只剩下20分鐘可以凹,似乎今天又不是我的天?

11點過後,鬧鐘響個不停。可是我的屁股像是塗了強力膠,好像起不來呀!

思考了一會,依稀記得 巧虎有教: “打勾勾蓋印章、說到要做到~~” 我跟鬧鐘的約定還是該遵守…..於是便起身收東西。桌上有個認識的常客,瞪大眼睛看著我,面露:WTF? 這麼好的局你要走了?? 我笑笑沒說什麼,跟大家打聲招呼,瀟灑(痛哭?)地步出門外。

tiger

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我是分隔線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-

酷暑的週日下午,撲克之星的奧瑪哈桌子少的可憐。400-1000的桌子加起來只有四五張,Zoom PLO500根本沒在run,想必是大家昨晚肯定沉浸在世足熱的懷抱,現在還在補眠吧! 通常我是不打PLO2000的,因為想要控制一下variance;要知道打PLO2K的輸贏、一個session破萬都是稀鬆平常的 – 贏了一萬當然很爽,但要是當天倒楣,輸了一萬可是會歪到不行……

 

悄悄的開了2-3桌PLO2000、還有一桌是深籌碼桌~! 混合其他的mid-stake,告訴自己就打六桌,有耐心地與常客們戰鬥吧! 當天最難纏的常客當屬 Straate,46/30/3bet 16% ;我只能說: 妖怪般的數據,天神般的勝率 – 這個月打一萬兩千手就贏十萬美元,真的是完全看不到車尾燈呀…..!

straate

由於Straate在BTN以及BB的3-bet都接近18%,導致我若是在CO或是SB面對他的3-bet,常常必須4-bet除了AA外,一些有優良可玩性的牌組(double suited rundown, double suited AK、QQ等) 一整個就是variance超級瘋狂的打法。

當Straate在BTN的時候,我總是會小心挑選自己在CO的opening hand,因為太有可能被3-bet,但無腦的跟注面對這樣厲害的對手無疑是自殺打法,於是特別打得緊了些。Fold了兩輪CO,拿到J6sAK,該是可以open的時機了吧! 一加注,幹,真的又被3bet…….!! 想了一下,決定4bet ……… for value? For deception? 抱歉,都不是,it’s 4-bet for 肚爛!!!!!

沒預料到的狀況發生了,居然被5-bet!! 因為是200BB的深籌碼,對手有AA或AKK的機率非常之高! 雖然我知道這點,但還是無腦的跟注這兩千美元的5-bet,甚至也不知道自己期待三小flop……

 

PokerStars Pot-Limit Omaha, $20.00 BB (5 handed) – PokerStars Converter Tool from http://www.flopturnriver.com

UTG ($12,025.20)
Hero (MP) ($4,877.50)
Button ($12,443.69)
SB ($659.50)
BB ($770)

Preflop: Hero is MP with J, 6, K, A
1 fold, Hero raises to $60, Button raises to $210, 2 folds, Hero raises to $660, Button raises to $2,010, Hero calls $1,350

Flop: ($4,050) 4, 10, Q (2 players)
Hero bets $2,867.50 (All-In), Button calls $2,867.50

Turn: ($9,785) 2 (2 players, 1 all-in)

River: ($9,785) 9 (2 players, 1 all-in)

Total pot: $9,785 | Rake: $3

Results below:
Button had 9, 2, A, A (two pair, nines and twos).
Hero had J, 6, K, A (straight, King high).
Outcome: Hero won $9,782

結果就是,我非常智障的贏了這個接近一萬美元的底池@@。

以前總是聽人家說,牌打得好不一定會贏,打得差也不一定會輸,得看老天爺給不給你這碗飯吃……。好像真有點道理,寫到這裡下午兩點、肚子好餓,我要去找碗飯吃啦!kiss

6 Comments

  1. kknon9 2015-10-22 at 14:12:01 #

    請問歐神 文章中loss passive 是指pre loss 然後 post flop loss 嗎?

    回覆

    • 歐克力 2015-10-24 at 10:38:47 #

      loose passive是指preflop玩很多的牌、牌力相對較弱(為了看三張flop) 而postflop也不採取激進或是刁鑽的打法來攻擊。這類的玩家比較好對付,因為他們打的相對誠實。

      回覆

      歐克力
      • kknon9 2015-10-24 at 19:16:32 #

        了解 謝謝回覆

        回覆

  2. 橋八 2015-10-30 at 19:03:05 #

    跟陳董的那局

    Flop Ac 5d 6c

    他拿78c

    扣掉你手上的Kc

    應該有 14out X 4 = 56% 可以湊到牌

    我覺得不是像電腦算的那樣

    不過真的是運氣不好 就是了

    回覆

    • 阿德小老弟 2015-10-30 at 23:26:56 #

      是在Turn打完,Turn是Th.

      回覆

      阿德小老弟
    • 歐克力 2015-10-31 at 16:41:01 #

      如同阿德說的 是在turn打完 所以對方變成14*2=28%
      再來 這種算法只是大概計算equity 並不是非常精確 電腦算的才是最準的噢

      回覆

      歐克力

橋八 發表迴響 Click here to cancel reply.