運氣~技術~那個重要?

我個人覺得影響打牌的輸贏不只是這二個東西:
運氣
這東西有些人不信,有些人很信,但不管你信不信,這東西一直都存在,運氣是什麼?如果用打牌來解釋的話,就是你今天被只剩2%的對手贏去,或是連拿二手AA,這在機率上是早晚會發生的,只是剛好集中發生在這一天,或是這幾天,這就是運氣。
運氣這東西你不知道什麼時候會來,什麼時候會走,你無法預知,但你可以感覺的到,所以我們來談談如何運用運氣這東西。
當你覺得今天運氣特別好時,這裏有一個很重要的地方要解釋一下,就是"當你覺得今天運氣特別好",這不是指還沒打牌前的自我感覺,也就是還沒打牌前你就覺得自己今天運氣特別好,這是不準的,因為我們前面有說過,運氣你不知道什麼時候會來。"當你覺得今天運氣特別好"是要已經有發生的一些牌局,也就是在打牌中,你發覺今天自己買牌很容易中,手上一對,二次就中一次set…等。
這時就可以利用這運氣,開始改變你的打法,如買牌時,對手加注,你再加注,增加半唬牌的頻率。如果flop每次都中你的牌組,就增加自己玩的起手牌。相反的今天買牌都不中,flop每次拿大牌開小牌,拿小牌開大牌,就打緊一點,降低自己的vpip。
很多人贏錢會怕輸掉而停止玩,輸錢反而一直玩下去,這是賭博界最大的禁忌。
在你運氣好的時候,應該是一直玩下去,到你覺得開始走下坡時,才停手。
在你運氣不好的時候,應該是早點離開。
這麼簡單的道理,每個人都懂,但很少人做的到。尤其在輸錢時,沒有人想走,因為人性的關係,想把失去的要回來。有些人會說,我的錢輸給那隻大魚,我要贏回來才走,但有時候運氣真的很不好時,就是贏不回來。我記得有一次我在澳門打牌時,桌上有一隻大魚,每個人對上他,從來沒輸過,但只要我對上他,每次我都輸給他。最後大魚輸光走了,桌上只有二個人輸錢,我跟那隻魚。而且類似這種事還不只發生一次,所以之後打牌就算桌上有大魚,如果自己運氣真的很不好,就算了。
運氣走下坡時,何時該停手呢?這時我們需要一個東西,而且是很重要的東西,就是"紀律"。

紀律
紀律是什麼?簡單說就是自我的約束力。
一個人不管做什麼事,能不能成功就是看他有沒有紀律。
在撲克上有很多方面都是需要有紀律才能完成。如以下:
資金管理:一套好的資金管理計劃是重要的,但沒有紀律去執行它也是沒有用的。
停損停利:這應該是資金管理的其中一項,但很重要所以我把它單獨寫出來。停損停利大家都知道,但很少人做的到。這裏我要說的是停損不只是金錢上的停損,還有一個重要的觀念是"時間停損",這是我做股票最常用的一項,也就是當我買一支股票,一段時間內都沒有漲就算沒有賠錢(其他的股票卻一直漲),我也會把它賣出,因為時間就是金錢。用在撲克上,就是當我坐了一、二個小時,雖然沒什麼輸贏,但起手牌一直非常的爛,這時我就會考慮休息一下或明天再打,因為沒牌就算你坐五個小時也是沒牌,有牌一個小時內就一直有牌。
生活作息:撲克是自由業,什麼時候想上班就上班,想休息就休息,也因為很自由的工作,生活作息就亂七八糟,這是很不好的。想賺更多的錢卻把健康犧牲掉,是最不值得的,沒有健康的身體怎麼去花你賺來的錢。而且生活作息不正常,也影響自己的精神狀況,打牌是需要清醒的頭腦來思考的。 紀律有時候我也是會做不到,可能跟個性有關,因為我的個性不喜歡一成不變、規律的生活。個性是適不適合打牌一個很重要的因素。

個性、特質
這是天生的,但能不能改變成適合打撲克的性格,就看自己願不願意改變,個性也是最難改的,跟紀律一樣也是很難做到的。
情緒:每個人都有情緒,學會控制自己的情緒是打牌最重要的,一但情緒失控,技術再好都沒有用了,情緒是個性的問題但可以用紀律來約束自己。
思考、邏輯推理能力:這方面可以培養,但先決條件是本身是一個喜歡動腦的人,很多人都不愛動腦,這對打牌的進步會有很大的障礙。
觀察力:這也是可以經過訓練的,我在澳門打現金桌時發現,幾乎很少有人會真的去觀察對手的肢體語言,很多人牌蓋掉後,就覺得不關他的事,但其實如果你有用心去觀察的話,很多決定會變的簡單許多。
同理心:一個人如果有同理心的話,打牌的時候很自然的就會站在對方的角度來想。如果你平常沒有這樣的習慣,開始學著凡事站在對方的角度想。
還有很多特質跟打牌有關的…
像我開車時,是習慣開快車,而且都是不遵守紅綠燈,所以我打牌一開始就是很積極的。
有些人個性就是很保守,要他們打牌很積極,是難上加難。
技術
很多人都認為自己打的很好,沒有打錯,包括我自己有時也會這樣。永遠不要認為自己沒有打錯,一定有可以改進的地方,每天都要檢討自己的問題出在那?當有人告訴你那裏打錯時,不要覺得很丟臉,想理由為自己辯解,虛心的去接受,這樣才會進步。
總結
打牌最重要的是什麼?
如果只算運氣、紀律、技術這三個的話。(個性、特質包含在技術裏面)
我覺得最重要的是,紀律>技術>運氣
技術可以讓你在運氣不好時,輸少一點。

紀律可以讓你在運氣不好時,避免破產。

遇到Moneymaker

這張是我在2006年去Las Vegas參加WSOP比賽時,在Palm Hotel的撲克室打牌時,看到有一個人長的很像Moneymarker的,坐過來我們這桌5/10,剛好坐在我上上家,我心想他不是拿到冠軍嗎?怎麼會打這麼小的桌子呀!然後就小小聲的問旁邊那個人說,他是不是Moneymarker,他說是呀!原來真的是他,在他打完牌之後,就找他合照一下,這是我第一次跟撲克名人合照。
P.S.這張照片他笑的有點勉強,是因為他剛剛打現金桌輸了三千多美元。

現金桌老屁股集散地